心之所向,素履以往。

我最亲爱的小孩儿(五)【又名:奶爸獒和团子龙的故事】

预警:18岁年龄差,伪父子梗,慎入。


OOC有,慎入。


龙獒龙无差,治愈系,慎入。


现代AU,内含原创人物,慎入。


都没有人点梗嘤嘤嘤qwq我还是发文攒人品吧qwq


————————————————————————————————————————

五、

陈玘抱着马龙去张继科的酒吧玩,一进门就看到樊振东一手拿着一本账本一手叉腰对着张继科训话,张继科在对面头低的很低,像只偷吃食物被主人发现的小狗。

“我说科哥,这酒吧开着是为了挣钱的啊,你不能天天往外送酒啊,再这样下去我们酒吧生意还做不做了!”

张继科把头点的跟捣蒜似的,陈玘噗的一声笑出声了:“哟,日天日地的张继科还有被人训的一天啊。”看见来者是谁后,张继科才终于露出了轻松的表情。樊振东一看陈玘来了,毕恭毕敬地喊了声“玘哥”,陈玘拍拍他的脑袋,将手上的茶包放在桌子上:“喏,给你带了三斤普洱。”

马龙叼着棒棒糖一路小跑过来,抱着张继科的腿就要往上爬,张继科将他抱起来,问:“这两天没见有没有想我?”马龙蹭着他的脖子,甜甜地笑:“想~”

“中午去长春楼吃饭吧?悦悦订好了酒席,让我来告诉你一声。”

“哟!长春楼啊,那妮子真有钱。”

张继科知道悦悦是个富二代,她老公又自己开公司,家境不是一般的好,马龙以后的生活也绝对很优越。想着想着,他就开始逗马龙:“龙仔,以后干爹要是穷困潦倒了你养不养干爹?”马龙歪着脑袋很认真地想了一会儿,说道:“养,以后我自己挣钱养继科儿。”

那边陈玘开始不乐意了,凑过来戳着马龙的脑门一开口一大股醋意:“龙仔,我才是你第一个干爹啊!”马龙眨眨眼,伸手握住陈玘的手指,解释:“玘爸爸有邱叔叔养啊。”

陈玘被回得一句话说不出来,耳朵红了大片。马龙才多大啊,就知道自己和邱贻可的事儿了,准是被那浪人教坏的。




一行人到了长春楼,张继科老远儿就发现许昕正叼着根烟蹲酒店门口玩手机。一看到他们来了,把手机往兜里一揣,晃晃悠悠站起来,走过来搭着张继科的肩膀笑:“终于来了啊你们。”张继科捅了他一胳膊肘,这家伙永远都是一副撩撩骚骚的贱样儿,就是欠怼。

许昕捂着肚子蹲下身,一副受内伤的样子,马龙担忧地想跑过去看看,被张继科一把拽住:“那废蛇装呢,甭理他。”说完拉着马龙就往里走。

在服务员的引领下他们找到了包厢,一推开门张继科就被里面的喧闹声吵的嗡嗡嗡脑仁儿疼。一看里面,嗬,好家伙,起码二十来号人。

悦悦人缘是真好,来到这座城市还没多久就跟一条街上的人都混熟了。张继科点了点,居然连皓哥琳哥大力哥都来了,都是邻里街坊,平常张继科和他们关系也不错,连忙上去打招呼。

“今天什么日子啊玘哥。”张继科小小声地问陈玘,一下子看到这么多人聚一起他有点慌。陈玘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今天马龙生日啊,你没看朋友圈?”

张继科顿时感觉五雷轰顶。啥玩意儿?今天马龙生日?咋没人告诉他。他手机前两天坏了送去维修还没拿回来,自然也就没看朋友圈动态。陈玘恍然大悟状:“噢,我说怎么在微信上敲你你也不回,打电话你也不接呢。”

完了完了完了,马龙过生日的意思就是他干儿子过生日,他这个干爹怎么能连礼物都没准备。

他蹲下身来问着正在吃饼干的马龙:“儿子,你过生日你怎么不告诉我?”或许是因为周围太吵,马龙听了好几遍才听清,然后拍了拍手上的饼干渣,一脸无辜地说:“我说了啊,你自己不记得了吧。”

张继科努力回想了下,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儿,但不管怎样他没有准备礼物这是铁一样的事实。他求助地看向陈玘:“玘哥……”“别看我,我也不知道送什么。我这礼物还是浪人挑的呢,我也不会给小孩儿选礼物。”陈玘无奈地一摊手。

张继科懊恼地揪着自己的头发,完犊子了,他这个干爹一点都不称职,居然连儿子过生日都不知道。他本来还想准备一些有意义的东西呢,现在看来全泡汤了。

他看了一眼手表,估算了下时间,他现在冲出去买礼物还来得及吗。

感觉有人在拽自己的衣角,张继科低头看到马龙正朝自己笑,然后张了张口说了几个字。

周围太过吵闹,张继科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听清楚,因为他听到马龙一字一顿地说:

“我,只,要,你。”


TBC。

六岁就会撩人的龙仔长大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咧?


评论(20)
热度(167)

© 特拉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