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所向,素履以往。

蚀暗【龙獒龙/架空/坑】

预警:全员向,背景时间地点全架空,慎入。

全员年龄偏小,慎入。

龙獒龙无差,慎入。

巨坑,慎入。


很久很久之前的一个脑洞,没有写完,发上来看看反响怎么样,大家喜欢我就继续写好了(乖巧)

————————————————————————————————————————

背景:(此乃平行时空,此英国非彼英国)

汉龙会是21世纪英国最大的帮会组织,掌管着英国的大部分领土。帮会成员个个年轻有为,是各个领域的杰出者。连英国政府不敢过问帮会的行动。汉龙会从事枪支、毒品、奴隶买卖等不法交易。成员们行事风格残忍血腥,对于妨碍汉龙会行动的人绝不留情。其领域分为贝铂区和贫民区,贝铂区为商人富豪政府高官居住地,贫民区则充斥着疾病饥饿,集所有黑暗的事情于一体。

————————————————————————————————————————

Chapter.1

21世纪英国,贫民区某条街巷内。

“砰!”一个肥胖的外国中年男人被重重摔在地上,他的双手双脚都被捆着,以至于他不得不在尘土里扭动着肥胖的身体企图来挣脱绳索,看起来就像一只愚蠢的毛毛虫。这时从后面又冲过来两个黑衣男人,摁住他的头让他无法动弹。

黑暗中,一双军靴踏着尘土慢慢逼近中年男人接近扭曲的脸,犹豫了一下,然后狠狠地踩在那张看起来油水过剩的脸上,把对方的鼻梁都踩陷了进去。借着月光,可以看见一名大约二十多岁男子,正在用脚跟碾压着地上那张胖脸。男子是柔和的东方面孔,皮肤白皙,这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更小,但与其身上温柔气质不符的是那张帅气脸上冷漠的表情,眼神冰冷得就像漂着浮冰的湖水,清澈,但又刺骨的寒冷。

“Smith先生,你很聪明啊,居然想到了跑到贫民区这边来。但你是不是太小瞧我们汉龙会了?”男子一开口,声音很是温和。他毫不留情地将脚下的人狠狠踏在足底,但又逼着对方回答自己的问题。被称为Smith的中年男人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快要碎掉了,他吐出一颗带血的牙,艰难地开口:“……我真的……不知道那件东西……在哪里……”他还未回答完,又是重重的一脚,踹的他的眼球凹到了眼眶里,血和污泥糊了一脸。

“Smith,你是个聪明人,你知道的,汉龙会对待说谎者可不会很温柔。”男子的脸上逐渐浮起了一抹笑容,可他的语气却让人不寒而栗,地上的Smith不禁颤了颤,他不是不知道汉龙会那群疯子喜欢用什么办法折磨犯人和俘虏,但他怕自己如果说实话估计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他内心挣扎着,蠕动着肥硕的身体想再拖延几分。男子似乎有些不耐烦了,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一把折到在手里把玩着,他蹲下身来看着Smith,笑眯眯的。下一秒,Smith宛如杀猪般的嚎叫响彻了整条巷子,血喷洒而出,染红了Smith左边的土地,地上则躺着一只新鲜的刚被割下来的左耳。男子依旧温和地微笑着:“还是不打算合作吗?那我只好送你去见上帝了……”

“那件东西我不知道在哪!不过我听人说,组织好像将它寄到了某个地方,是以平邮的方式!”大概是意识到真的死到临头了,恐惧死亡的懦弱本性终于显现出来,Smith不顾一切地大声喊叫道。男子的笑容收敛了起来,站起身来,从腰间掏出一把勃朗宁短枪,对准地上那人的脑门,又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在Smith惊恐的瞳孔中毅然决然地扣下了扳机。

他用着和老朋友对话的平和语气缓缓说道:“好梦,Smith先生。”



“吱嘎,吱嘎。”锈迹斑斑的铁门像是风烛残年的老人在苟延残喘,费力地发出着并不好听的刺耳噪音。张继科拎着书包,毫不客气地踹开门,铁门被摔到墙上,掉落下一大片铁屑。他大步跨到自己座位旁,拉开椅子坐上去。后排的David拿笔戳了戳张继科的后背,然后笑嘻嘻地问:“又为了你弟弟去打工了?这次又是什么工作?”

“邮递员。”张继科没好气地将书包放在桌子上,连语气都带上了几分恶狠狠。他没有父母,只有一个弟弟,他和弟弟相依为命。他是哥哥,自然担起了照顾弟弟的责任,所以他不得不一边上学一边打工。

“听起来很有趣啊。”David撑着脑袋,饶有兴趣地说。

“有趣个鬼!天知道那群人是不是脑子里糊了浆糊,明明连肚子都难以填饱却一次性订了全年的《新闻日报》,有那么多钱都不肯换个新邮箱,害得我每天早上都得费尽心思去撬开他们锈得打不开的邮箱。”张继科恶声恶气地抱怨着,说罢还踹了课桌一脚来发泄。

“噗,听起来你就像清晨去偷人家晨报来看的猥琐大叔。”

张继科还想开口说些什么,铁门就再次被摔到墙上。这次走进来的是一个化着浓妆的老女人,满脸皱纹连粉都铺不平,头发卷得像是耗子窝,踏着鞋跟被磨的凹凸不平的高跟鞋,三两步走到张继科面前。就像之前无数次那样,她用沙哑到难听的声音说道:“张继科,来我办公室。”

她是张继科的班主任,是个五十多岁却还是喜欢化浓妆的老女人,张继科喊她“老妖婆”。之前她也经常让张继科去她办公室,只不过这次居然没有伴随着愤怒的咆哮和脏话,让张继科有点意外。

David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张继科翻了个白眼站了起来,然后跟着老妖婆走出了教室。教室与办公室不过几步距离,老妖婆在张继科踏进办公室后就立刻飞速反锁了门,还特意拉上了窗帘,一时间,房间里黑的可怕。张继科不解地看着老妖婆怪异的举动,心中隐隐有些不安。确定只有他们两个人后,老妖婆拉开椅子坐下,声音颤抖着问:“张继科……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在外面惹了什么事?”

惹事?张继科皱了皱眉头,虽说他平常也爱打架但从来不主动挑事儿,最近他安安分分上学打工,也没做错什么事啊。他非常诚实地摇摇头,追问道:“老妖……老师,怎么了?”

“你知不知道……汉龙会指名道姓要带你走……”老妖婆很明显不相信张继科的回答,在他们这些贫民区的人眼里,汉龙会简直就是噩梦一样的存在,是地狱的恶魔,没有人敢违抗汉龙会的命令,“我和校长商量好了……对不住了张继科……我们要把你交出去……”

终于消化了信息量的张继科非常气愤,他什么都没干凭什么要带他走,而且这个老女人和那个秃顶肥校长居然准备把自己交出去,简直不可理喻。他不打算听老妖婆的辩解,而是自顾自起身转身准备走。谁知道刚一拉开门,那个秃顶肥校长就站在门口,身后还有两个高大的黑衣男人。

“张继科是吗?有人要见你。”

张继科冷冷笑了声,从口袋里掏出那把用来撬邮箱的瑞士军刀,虽然已经很老旧但用起来还很顺手。他划伤了一个男人的胳膊,又踢向另一个男人的膝盖,最后一脚踹翻那个校长开始不顾一切地向外狂奔。

开什么玩笑?我才不要被带走!我不要去见那群疯子!我还有弟弟要照顾!张继科在心里咆哮着冲出了教学楼,远远望见一个穿军装的男子正站在校门口,他身后是一匹棕色的骏马。男子看到他了,年轻俊朗的脸上浮起了笑意,他似乎早就知道自己的两个手下抓不住人。他缓缓举起手枪,“砰”的一声,张继科的大腿被射中,随即便是一阵酥麻,他险些摔倒,踉跄了几步就被后面追上来的两个人擒住了。

张继科和麻醉枪的药效做着对抗,抬头看那个伤他的人。男子笑眯眯的,五官清秀干净,头戴军帽身着军装,上面还有几个金光闪闪的徽章,腰间别着一把勃朗宁和一捆长鞭,脚上蹬的军靴干净得一尘不染。

“你好,张先生。”他一开口,声音是少有的温柔。张继科在心里回敬了几百句脏话,却不忍心对那张脸骂出口,只是问了一句:“为什么抓我?”“因为我们需要合作,”男子笑得礼貌谦和,“对了,张先生,你平常是怎么运送包裹的?”

“啥?”张继科愣住了,但对方似乎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绑在自行车后座上……”男子点点头,然后看了一眼那两个随从,随从立刻会意,掏出绳子把张继科捆起来扔马背上又加固了几圈。

“好了,我们可以回去了,”男子翻身上马,还不忘对面朝大地的张继科说了声,“张先生,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张继科这下明白了,这个人根本就只是把自己当成一见包裹而已,表面上谦逊有礼实际上根本不允许你说半个不字。他特别想回一句我日你大爷,但是麻醉枪的效果让他的意识昏昏沉沉,马的颠簸让他的五脏六腑都挤在了一起,可他已经管不了许多。

他现在只有一个念想,那就是他的弟弟。

小雨,对不起,哥哥今天回不去了……


TBC。


呼,终于码完了。

其实特别喜欢全员黑化这种梗。文中的科儿是19岁,龙仔是24岁,其余人应该都比现实中要年轻很多。

啊啊科儿被带回去会发生什么咧~就不告诉你~


评论(3)
热度(38)

© 特拉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