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所向,素履以往。

总有刁民想要害朕【四副/欢脱/朝代AU】

灵感来自于几年前喜欢的一部漫画《刺客列传》(๑•ั็ω•็ั๑)

小皇帝是小副官,而陈皮则是刺客头头,俩人各种相爱相杀【x】

有原创人物_(:з」∠)_

————————————————————————————————————

“狗皇帝,纳命————啊!!”


四月端着刚泡好的茶站在书房外,听到一声破窗的声音,随即便是惯例的老套台词,但是这个刺客好像台词还没说完就被KO掉了。


计算了下时间,四月才推开门,果不其然看到现在的皇上张日山正一脚踩在刺客脑袋上,手上还拿着奏折在看。四月端着茶盘走过去,嫌弃地看了一眼被踩在地上不得动弹的刺客,将茶盘放在桌案上。张日山抬头,笑着说了一句:“四月,没吓到你吧?”四月摇摇头,蹲下来看嘴里还在爆粗的刺客,托着腮皱着眉头抱怨:“这皇上什么时候才回来啊……”


张日山叹口气,他本只是个王爷,偏偏当今皇上张启山看上了一个爱好游山玩水的算命的,于是张启山便将所有的政务都丢给自己的弟弟张日山,自己开始天南地北地追着那个叫“齐铁嘴”的算命跑。


擅自离位可是大事,张日山身为一个大写的兄控,知道自家哥哥喜欢一个人不容易,便硬着头皮应了下来。除了几个亲信,全国上下没人知道当今皇上如今换了个代理。张日山的日常起居也只有四月一个人负责。他以前身为王爷上山游玩时,遇见了迷路的四月,后来又偶然救了她几次,之后便一直带在身边服侍。


他借病推掉了上朝的任务,还算安稳地过了一个月,却在最近一而再再而三地遭遇刺杀。不过刺客们水平都不咋地,有的……甚至有点二————


刺客架甲:呜啊啊啊我认输我认输别打我你欺负小孩儿啊!


刺客乙:你竟然长得比我还好看,你还是不是男人啊!教教我怎么保养的呗!


刺客丙:我饿了,有吃的没,吃饱了才有力气杀你。


…………


一连好几天都遭遇刺杀,很明显是同一个人派来的。但是看看这些刺客的表现,张日山不禁怀疑这个刺客头头脑子是不是不大好,咋雇的人一个比一个二。


他揉了揉太阳穴,对四月吩咐道:“叫二爷过来,处理一下这个满口彪脏话的家伙。”那刺客还在噼里啪啦往外蹦脏字,张日山怼他一下他就一句“你麻痹”。四月拽着他的领子将他的头抬起来,拽下他的蒙面,啪啪两大耳刮子,张日山听着都疼。四月气哼哼地开口:“再骂脏话我抽死你。”张日山汗颜:“四月你淑女点儿……”


终于处理完了那个刺客,张日山也终于批完了奏折。他伸了个懒腰,想起四月刚才说给他准备好了热水,嘴角微微一勾。


他走到水池边,热腾腾的水汽让他睁不开眼。他褪去衣裳,下了水,想着自家皇兄不靠谱的行为,再次无奈地叹了口气。


“四月这丫头……等回王爷府给她找个人家吧……不知道陈皮现在怎么样了好久没见他了……”张日山闭着眼自言自语,突然刀光一闪,一把尖刀驾到了他的脖子上:“别动。”张日山暗骂一声大意,快速拧过对方的手腕,将对方一个背摔摔到水里,自己从水中跳起来,随手抄过一旁的毛巾围在身上。刺客跌到水里,呛了几口水,头发湿漉漉的,蒙面巾也在水面上飘着。张日山定睛一看,这狼狈的家伙,不正是陈皮吗?


张日山:陈皮?


陈皮:日山?你怎么在这儿?张启山呢?


陈皮显然也很惊讶。这陈皮乃是张启山左相二月红的徒弟,自小练得一身好武艺,也算是张日山的竹马。俩人从小一起长大,平常的相处模式就是各种斗嘴互殴,你怼我一句我打你一顿的那种。但是张日山自从成了代理皇上,就再也没有见过陈皮,还以为他有什么事,没想到再见面却是这个场面。


张日山:陈皮!你想杀我?!


陈皮:妈了个巴子老子想杀的是张启山!


张日山:我艹你居然想杀我哥!那是我亲哥!


陈皮:他娘的谁让他不让老子娶你!


张日山:艹尼玛啥玩意儿!


陈皮虎着脸,耳朵红了半边。张日山也红了脸,他完全没想到陈皮会有这样的回答。他原本想着这段时间的刺客应该也是陈皮派来的,但他完全没料到是这样的原因。


陈皮摸摸鼻子,他也不知道张日山成代理皇上的事儿,这段时间他天天去王爷府天天见不到人,还以为张启山为了不让他如愿把人给藏起来了。毕竟他几个月前才提出想和张日山成亲的想法就被张启山给反驳了。所以他想着教训教训张启山,却未曾想弄巧成拙,反而惹怒了张日山。


张日山双手环胸盯着他,其实他也明白陈皮的心意,从那几个刺客的水平也可以看出陈皮并没有真的杀意。这家伙,还是和小时候一样胡来。


陈皮:日山我错了……


张日山:嗯。


陈皮:你别生我气啊,我只是想……


张日山:知道你想什么,出去吧,朕还要沐浴更衣。


见张日山摆起了皇帝的架子,陈皮知道他并没有真的生自己气,便笑嘻嘻地凑过去在对方嘴上亲了一口,张日山嫌弃地推开他。


“陛下,我听见有人说话……”四月一边掀帘子一边走进来,正好看到俩人在水池边腻腻歪歪,尖叫了一声,脸涨的通红。


陈皮:这丫头是谁?


张日山:我侍女,你先放开我。


陈皮:偏不,就不。


四月看着两个人,觉得眼睛疼,匆匆告退。张日山责怪地看着陈皮,陈皮昂着脸不认错。


陈皮:日山你还要当多久皇帝?


张日山:不知道,等我哥回来再说。


陈皮:那陛下你缺暖床的不?


张日山:呵呵,可惜总有刁民想要害朕啊。


陈皮:没关系没关系,我帮你赶走他们。


张日山:我艹陈皮你要干嘛!放开我啊啊啊啊啊!


陈妃帐暖度春宵,从此君王不早朝。


唉,色令智昏啊。


另一边。


齐铁嘴:你到底什么时候回去!


张启山:没事,万事都有日山呢。


所以这个国家真的不会好了呵呵呵【冷漠


————————————————END————————————————


给评论的都是小可爱么么哒⊙ω⊙


评论(13)
热度(48)
  1. 奉孝的女人特拉雍。 转载了此文字
    喜欢👏
  2. 引一曲微尘迁特拉雍。 转载了此文字
    心疼这个国家

© 特拉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