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所向,素履以往。

多幸运(下)【四副/竹马梗/小甜饼】

写甜的写多了都不会虐了╮(╯_╰)╭

———————————————————————————————————————

“准备报哪儿的大学?”陈皮夹了一筷子菜放张日山碗里,自己低着头吸溜吸溜喝汤。张日山嚼巴嚼巴嘴里的菜,又灌了一大口水,才说:“S大。”陈皮差点没被汤呛死,咳了两声捋顺了气,不敢置信:“本地的?你的志向不是A大吗?”张日山将脸埋在碗里,小声解释:“S大也不差,而且有我哥他们公司的股份,相互之间好照应……我也不想离你太远……”

陈皮眨眨眼,日山这是……舍不得他吗?开心的陈皮一秒化身小狼狗,扑上去抱住张日山开始各种亲亲蹭蹭,张日山一边将他从身上扒拉下去一边继续吃饭。

高考那天陈皮蹲在考场外守着,守了两天。张日山考完后直接一路跑过来然后整个人都挂在了陈皮身上,陈皮抱着他,笑得见牙不见眼。

张日山拒绝了班级组织的毕业旅行,和陈皮两个人跑到丽江去玩。两个人在丽江各种疯闹,晚上在丽江的宾馆里,俩人躺在床上看电影,看着看着陈皮的手就摸到张日山的衣服里去了。之前顾及张日山还要学习,陈皮硬是憋着没动他,现在终于熬过了高考,陈皮也不用再压抑欲望了。

张日山歪着脑袋看着这个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陈皮,伸出手掐了一下他的脸,笑得兔牙都跑出来了。陈皮兴奋地把张日山摁倒在床上一顿亲。空调还在呼呼作响,两个人暧昧的呼吸在封闭的房间里十分不均匀。

那次没做到最后,因为张日山哭着喊疼,陈皮心疼他,手忙脚乱地替他清理干净后自己跑洗手间里冲凉水澡去了,脑子里却满满都是刚才张日山的娇喘呻吟。

后来录取通知书下来了,张日山如愿上了S大,堂哥张启山请他吃饭,听说他不喜欢住宿还特意给他租了个地段好的公寓。张日山一开心,喝多了,晚上回到那个老出租屋里时,看到陈皮正在收拾行李,一个激灵什么酒都醒了,赶忙拽着陈皮说要去哪儿。陈皮看着他,摸摸他的脑袋,说:“有个大酒店招我去工作,条件是要先外出学习三个月。”“要走三个月啊……”张日山十分沮丧,在他印象里,他和陈皮好像从来没有分开过这么久呢,“哥给我们租了房子,本来还想着一起搬过去住呢。”“你先去住吧,三个月后我就回来。”

张日山从包里掏出一个盒子递给陈皮,陈皮接过来发现是部新手机。“爸妈给我买了新的,我就想着给你也换一个,用自己的积蓄给你买了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喜欢吗?”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果真是情侣款。陈皮用力点点头,说道:“喜欢,日山送的我都喜欢。”

晚上,两个人在老出租屋里做了一场。在最后时,陈皮俯下身吻着张日山的眼角的眼泪,低声轻笑,张日山喘着气伸手搂紧他,一开口就是嘶哑的声音:“陈皮……我爱你……”

“我也爱你……”陈皮堵上了他的嘴,两个人再度纠缠到一起。

外出三个月里,陈皮和张日山每天都要视频通话。有时候张日山会故意拿着女生送的礼物气陈皮:“你看你看,你再不回来我就要跟别人跑了。”“你敢!打断你的腿信不信!”陈皮就龇牙咧嘴地威胁他。还有时张日山趴在抱枕上,抱怨地说:“你怎么还不回来啊……”“快了,下个月就回去了。”陈皮安慰他。

陈皮快速完成了学习的工作,想起来张日山给他发的地址,拿着出发前张日山给自己的钥匙先回到了公寓。等到张日山下课回到公寓时,就看到陈皮一身休闲服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呢。张日山又惊又喜,一时间傻在了原地。陈皮走过去,将他搂进怀里,揉乱了他的头发,在他耳边轻轻吐息:“我回来了。”

然后就把张日山按倒了一顿揩油。

“陈皮,你看,吴叔送了我一条小狗。”张日山抱着一只柯基犬跑到陈皮面前,陈皮瞥了眼小小的柯基犬,不屑地哼了一声儿,要他说养狗就要养大只的,就像藏獒那样的。柯基犬似乎感受到了陈皮对他的嫌弃,挣脱开张日山的怀抱跳到地上,张口就咬陈皮的裤脚,直接咬下来一块儿。气得陈皮直跳脚:“死狗信不信我炖了你!”柯基也不甘示弱朝他汪汪汪,一人一狗就这么吵起来了,张日山在一旁笑的肚子疼。

“你说,叫他皮皮怎么样?”

“皮皮是我的名字!”

“那……球球?”

“日山你好歹也是大学生起名能不能有点水平……”

“唔……我知道了!叫Lucky吧!”

“Lucky?幸运?”

“嗯,就叫幸运。”

多幸运,在最美的年纪,遇到你。

多幸运,我的余生,有你。

—————————————————END——————————————

还是写小短篇顺手些~

评论(5)
热度(25)

© 特拉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