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所向,素履以往。

橘子树精和小猫妖的故事【四副/神经病系列】

哈哈哈哈哈哈我觉得我是有神经病了最近嗑龙獒还有铭恩的美颜嗑到昏厥_(:з」∠)_


我大概已经是个废人了。




—————————————————————————————————————


从前有一座山,叫九门山。山里住着一位德高望重的道长,叫张启山。


这位张启山道长法力高强,来求他办事的人每天都能踏破道观的门槛。后来张启山心疼自己每天都要换门槛,开始闭门不接客了。


他养了一只猫,取名叫张日山。这张日山可是只猫妖,可以变成人形。自从主人不接客了,他就没有新鲜的鱼可以吃了,主人又是个懒鬼天天不出门。张启山倒是可以辟谷不吃饭,张日山不行啊,只得自己跑出门在山里到处溜达给自己找吃的。


有一次他在河边吃完鱼准备回道观时,发现了一颗橘子树。这橘子树看样子长了有些年头,又高又大。张日山舔舔爪子,突然发现自己的爪子该磨了,眼前正好有一棵树可以担此重任。


于是乎,他养成了个习惯,就是每天吃完鱼后跑到橘子树前一通好挠磨爪子。


张启山偶然间发现了这个事情,告诉张日山那颗橘子树是个树精,可以变成人形,你磨爪子可以但千万别被抓住了。张日山点点头,于是换了个习惯,就是每天去磨爪子磨两下就跑,跑的贼快,谁都追不上。


一连三个星期如此,张日山见橘子树也没啥动静,便放松了警惕,磨完爪子慢悠悠地往回踱步。突然一只大手从天而降,捏住他颈子后面的皮毛将他拎起来。张日山眨眨眼,看到一个长得挺好看的男人正看着自己,如果他没看错,那个男人脸上还有......他的猫爪印。




陈皮把那只猫拎起来,咬牙切齿地说:“终于被我逮到了吧你个死猫!天天磨爪痛快不!老子都快痛死了!”就在他考虑怎么处理这只猫时,手上的重量突然变了。然后陈皮就眼睁睁看着那只猫变成了人,还是个眉清目秀的男人。


他还没来得及反应,那男人伸手就给他来了一拳。陈皮被打得往后一仰,男人冲他做了个鬼脸就要跑,被陈皮一把拽住,结果两个人都没控制好力度,双双往后摔去。


然后......两人就一起摔在了地上。张日山趁陈皮没反应过来,变回猫形给了陈皮一爪子就飞速溜走了。陈皮起身摸摸自己鼻梁上的上,疼得龇牙咧嘴,心想非得把这只猫给吃了不可!




后来,张日山也不出道观门了。陈皮等他等不到,便化成人形直接找去了道观。说来也奇怪,谁来也不开门的张启山一见陈皮来了二话没说就开了门,还指了指院子里的树示意张日山在上面。


张日山在树上欲哭无泪,主人不带你这样玩的。


张启山OS:谁让你每次吃鱼都不记得给我带点。


然后一人一猫就开始隔空对话:


陈皮:你给我下来!


张日山:不下!凭什么你叫我下我就下!


陈皮:你下来我不打你!


张日山:鬼才信你。


陈皮:我给你带了鱼。


一看陈皮真的掏出了几条鱼,张日山也呆不住了,挠了几下树就跳了下来。正好跳进陈皮的怀里,闻着鱼的味道,张日山满足地呼噜了几声。


陈皮揉了揉他的耳朵,觉得这家伙真可爱,不对,变成人形更可爱。


从此,陈皮就在道观住下了。天天晚上去骚扰张日山,张日山变成猫形斗不过他,便天天以人形露面和他掐架。每次掐着掐着,陈皮就把张日山搂自己怀里去了。


陈皮:哎我说,你之前拿我磨爪子的那笔账我还没跟你算呢。


张日山:你想怎么算?


陈皮:不如,你以身相许吧。


“啊——”张日山又变回了猫形抬爪就是一挠,陈皮痛得撒开手,张日山跳到地上摇摇尾巴,得意地跑走了。


切,美得你,你个小橘子树精。




—————————————END————————————————————


神经病日常啊哈哈哈哈哈


我也想把小副官抱在怀里QAQ

评论(6)
热度(45)

© 特拉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