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所向,素履以往。

小祖宗(完结)【四副/年下/短】

好了终于熬到完结篇了●▽●感觉一个星期内完结这种事我好像很久都没有做过了╮(╯_╰)╭其余三篇请戳我头像萌萌哒小樱(。・ω・。)ノ♡


————————————————————————————————————————

“日山,你怎么了?感觉最近几天你都没什么精神。”公司上司解九爷开完会后,将张日山独自留下来关切地询问道。张日山揉揉眼睛,解释说自己这两天没睡好,望老板不要担心。解九爷点点头,他对这个职员一向很器重,自然也不希望自己的手下拖着病体工作就问要不要放几天假,张日山连连摇头,鞠了一躬就走出了门。

放假?要是陈皮在家他还可以考虑考虑,可是陈皮这段时间天天晚归,周末更是人影都看不见,铁定是陪女朋友去了。而且这段时间陈皮也不喊他“老婆”了,几乎很少喊他都是面对面直接说话,就算喊也是喊大名。之前无论用尽什么方法都没法让他改口,他却突然间自己改了称呼,张日山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该难过。

他的小祖宗,好像喜欢上别人了。


张日山回到家,想起早上陈皮临出门前说的晚上吃饭不用等他。陈皮不在,他也就懒得做饭了,打开橱柜拿出一包泡面,准备煮泡面。

吃完泡面张日山洗了个澡,走到客厅拿出笔记本电脑准备工作,却听到外面一声炸雷,紧接着便是瓢泼大雨。张日山望着窗外发呆,猛然想起来陈皮好像没带伞,一看墙上的钟已经八点了,他二话不说开始换衣服准备出门。虽然……陈皮可能不太希望自己去找他,但是……张日山瞧了一眼外面的雨势,还是决定出门找陈皮。


陈皮用外套裹住一个纸袋,死死抱住不让它淋雨,他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已经快八点半了。他咬咬牙,准备抄近路回家,刚拐进一条小巷,身后就传来一串脚步声,陈皮回头一看,是一群从未谋面的人,但看上去就不怀好意。

真是好算计,故意挑他一个人的时候下手,想必已经跟了很长时间了。为首的一个往前走了两步,打量了下陈皮,质问道:“就是你小子抢我女朋友?”看着对方那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样儿,陈皮特别想问一句你女朋友哪位啊,我女朋友可还在等我回家呢。当然还没等他问出口,对方就已经说出了名字,那个人名儿不就是隔壁班班花嘛。他确实最近和班花有点来往,但他们俩之间绝没有男女之情。他不想解释,就算他解释对方也不愿听。为首的一声令下,几个人就冲了上来。陈皮一脚踹翻一个,还得小心翼翼地护着怀里的东西。有了顾虑打起架来自然伸不开手脚,没一会儿陈皮就被对方用铁棍打伤了腿和肩膀。他半跪在地上喘着气,心里却想着老子可不能交代在这儿,我老婆还在等我回家呢。


等张日山赶到时,找茬儿的一伙人正处于上风。张日山一看其中几个人手里还拿着棍子,而陈皮已经半跪在地上,血和雨混合在一起在地上流淌。张日山瞬间就炸了,他妈的敢欺负老子的人!他也是练过的,武力值和堂哥张启山不分上下,齐铁嘴曾调侃他怎么不去做警察,就这长相这身材怎么说也是个警草啊。

张日山以雨伞为武器,三下五除二就揍的那群人趴在地上不得动弹。你说为什么不报警?笑话,敢欺负他张日山的人,报警岂不是太便宜他们了。那群人落荒而逃,张日山三步并作两步跑到陈皮面前扶起他,他没有质问他怎么会和别人打架,只是狠狠盯着他,像是要把陈皮盯出个洞来。

陈皮一看张日山来了,咧开嘴扯出个笑容牵扯到伤口疼得他直吸气。张日山看着他的伤,心疼的不能自己,他摸摸陈皮的脑袋轻声询问:“疼不疼?”那声音就跟有魔力似的,陈皮感觉心脏好像被什么击中了,他紧咬着下唇,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老婆,真他妈的疼啊……”


陈皮住院了,张日山请假照顾他。看着陈皮冲自己嬉皮笑脸的样子,张日山实在没法板着脸凶他。陈皮刚一进院就和他解释清楚了,根本没有什么女朋友,那都是陈皮胡诌出来的,放学回来晚也是因为要和隔壁班班花学习做甜品。他上次刚一看到信封上的名字就想起来这个女孩的家里好像是开本市最大的甜品连锁店的,因为里面的东西特别贵分量又少,张日山嘀咕过几次很想吃陈皮就给记下了。陈皮和女孩打商量能不能学习怎么做甜品,女孩也是个热于助人的一口就答应了下来。陈皮这段时间一直在学习怎么做甜品,抱着的纸袋里就是陈皮做好准备带回家给张日山吃的提拉米苏和抹茶慕斯。

张日山当时一听差点眼泪都出来了,一想到陈皮受伤是因为保护带给自己吃的甜品,更加觉得愧疚。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张日山硬是憋红了眼眶,陈皮躺在病床上,直嘲笑张日山又笨又傻。

“那么……陈皮你……没有喜欢别人?”

“都说了是逗你的你还问,不过,你是吃醋了吗?”

张日山一巴掌呼到陈皮头上,转身要走却被陈皮拉住了手,一回头对上陈皮笑得露出八颗牙的笑容:“那么,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张日山红了耳朵,扭过头干咳了几声:“……等你成年再说吧。”

“老婆你耍赖!”

“你才耍赖幼不幼稚啊你!”

看着生气时格外可爱的张日山,陈皮笑得更加开心,强撑着坐起来张开双臂,大大咧咧地说:“老婆,要抱抱。”张日山拿他没办法,弯下腰准备抱他却被一把拽住领口随后便是一个吻。

“老婆,你是我的,我最喜欢你了。”陈皮在张日山耳边说道。

“是,我的小祖宗。”

我也最喜欢你了。


————————————————END————————————————

甜甜甜滴完结了~大家喜欢否●▽●


评论(5)
热度(37)

© 特拉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