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皆苦,而我,黄桃味哒。

小祖宗【四副/年下/短】

不知不觉中居然更了三篇……我的懒癌被治好了?【并没有눈_눈


——————————————————————————————————————

“今天怎么有闲情逸致陪我出来喝酒?”张启山将胳膊搭在自己的小堂弟肩上,调侃道。张日山抬头瞥了他一眼,不客气地回敬:“嫂子肯放你出来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张启山翻了个白眼,这小家伙就知道挑自己软肋攻击,因为之前天天晚上在外面应酬喝酒很晚才回家,齐铁嘴早就明令禁止了张启山出去私聚喝酒,如果不是迫不得已的酒局不准去。

“哎,哥,你说……陈皮这小孩儿怎么样?”张日山闷闷灌下一口啤酒,小声地问。张启山一开始还没听清是谁,瞪着大眼睛看着张日山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哈哈大笑:“噢那个小鬼头啊,和你相处得怎么样?那家伙可闹腾得很呢,从小到大每次家族聚会都被他闹的够呛,不过人倒是挺聪明机灵的,听说在学校好像很受欢迎吧。”“噢……”张日山应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陈皮很受欢迎的时候,心里堵得慌。

张启山又开了一瓶啤酒,一边往嘴里灌一边拍拍张日山的背,说:“不过,这孩子也不知道是着了什么魔,之前一直住校住的好好的初三偏要搬出来住,还指名道姓要去你家,他爸只好找到我家来。按理说,你俩之间也没什么交集啊,每次家族聚会你不都推脱着不肯去吗,他是怎么盯上你的?”

张日山托着下巴想了想,之前两年一次的家族聚会他确实都有事儿没去,唯独有一次他刚高考完没什么事就和堂哥一起去参加了。那次家族长辈们的各种问题把他问的够呛,让他差点落荒而逃。整场聚会下来他都没说什么话,就一直跟在堂哥后面一言不发,不过吃饭的时候,他好像是看到一个小孩儿直勾勾地对自己看,他好像还冲那小孩儿笑了一下,那小孩儿立刻低下头往嘴里塞东西耳朵红红的。

那个小孩儿,不会就是陈皮吧?


“大哥,大哥,隔壁班的班花送来的情书。”一个小弟从班外跑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天蓝色的信封。陈皮将脚架在课桌上,仰着头把书盖脸上正打瞌睡呢,就被咋咋呼呼的小弟惊得一个激灵儿。他一把抢过那个信封,眯着眼瞧信封,本想和以前一样直接丢了算了,但一想到张日山昨天的态度,赌气般哼了一声将信封塞进口袋里,直接起身走到门口,对站在班门口一脸不知所措的女孩说道:“就是你吧?我答应和你交往。”


张日山喝完酒回家发现陈皮还没到家,担忧地打电话询问,没想到陈皮直接关了机。张日山急的团团转,他知道陈皮爱玩,但从来没有比他晚到家,难道昨天自己的行为真的刺激到他了?这边张日山正胡思乱想着,大门突然开了,陈皮走了进来,一眼就瞧见张日山坐在沙发上发呆,在心里嘲笑一句真傻便走到张日山面前理直气壮地说:“我饿了。”张日山这才回过神来,赶紧起身去厨房做饭,但不忘回头问一句:“怎么回来这么晚?”陈皮打开冰箱找着昨天没吃完的西瓜,漫不经心回道:“噢,送女朋友回家,耽搁了。”

张日山心一惊,陈皮有女朋友了?什么时候的事?明明昨天还说喜欢自己还对自己做了那种事……但想着想着,张日山就垂下了眼,心想也对,陈皮才15岁,和女孩子交往不是很正常吗,喜欢自己这种比他大8岁的大叔才不正常吧。

那么为什么,心里会这么空呢……


吃完饭,陈皮回房间写作业去了,张日山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脑子里却一团浆糊似的。陈皮谈恋爱了,关自己什么事儿啊,张日山甩甩脑子想把不相干的想法甩掉,但是脑子里却满满的都是“陈皮喜欢那个女孩吗”“那个女孩好看吗”这类问题。白天的工作压力和晚上的胡思乱想让他很快就困了,直接歪在沙发上睡着了。等陈皮出来倒水时,就看到张日山抱着大大的海豚抱枕靠在沙发上睡着的样子。

陈皮轻手轻脚走到张日山的面前,蹲下来打量张日山的样子。比女孩子还白皙的皮肤,长长的眼睫毛,精致的五官,还有……唇形很好看一看很好吃的嘴唇。陈皮情不自禁地凑上前去,亲吻着张日山的唇角,他不敢动作太大,怕惊扰了对方的好梦。

等亲完了张日山,陈皮轻轻地抚摸着对方的脸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酒的缘故,张日山的两颊红红的。

“你总是喊我小祖宗……那么为什么,不想和我在一起呢……”


——————————————————TBC?——————————————

下篇完结……应该……毕竟我也没想到会写了这么多QAQ

昨晚的小副官真好看亲亲亲ヾ(≧O≦)〃要不是我不吃副八昨晚的狗粮都能噎死我(づ ̄3 ̄)づ小副官男友力max嘤嘤嘤怎么那么苏QAQ原本本命是二爷现在最喜欢小副官了QAQ

我愿耗尽今生所有运气但求一睡张铭恩(๑•̀ㅂ•́)و✧


评论(1)
热度(21)

© 特拉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