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皆苦,而我,黄桃味哒。

小祖宗【四副/年下/短】

刚和老妈吵完架,心烦,来更文缓解下心情╭(╯^╰)╮


—————————————————————————————————————

陈皮打娘胎里就是个混世魔王的种,他爸妈都是医生,从小就没时间管他,有时候将他带到医院去总能把医院弄个天翻地覆。两个人实在没办法了,将他丢给隔壁家照看,隔壁家的孩子叫二月红,比陈皮大4岁,乖巧懂事性子温和。俗话说,一物降一物,这陈皮被二月红治的服服帖帖的,再不敢造次惹事,也没人知道二月红是用了什么办法。

但是在家装出一副懂事的乖孩子样子,在学校里陈皮的本性还是藏不住的,收小弟收了一群,俨然一副校园老大的做派,让教导主任陆建勋很是头疼。好在陈皮学习成绩很好,考个全校前五十还是没有问题的,才让学校老师一次又一次放任陈皮捣蛋。

陈皮长得不错,在学校里很受欢迎,因此他对自己的外貌还是挺有自信的,但他没想到自己会栽在小小一个张日山手上。陈家与张家齐家等家是世交,几个小孩儿自然也有往来,但是陈皮见过最多的还是张家的长子张启山,很少见到张启山口中的那个小堂弟张日山,只有偶尔几次家族聚会才能见到张启山的身后跟着个白白嫩嫩的男生。陈皮第一次见张日山的时候才10岁,那时候张日山刚考完大学,在聚餐时一直被各家长辈拉着手问东问西,陈皮叼着苹果托着腮看着张日山被问得一脸窘迫,莫名觉得这个男生脸红的样子挺好看的。想着想着自己脸红了,跟火烧了似的,他赶紧拿袖子擦擦脸想让那股灼热退去。张日山是吗,我记住你了。

再然后就是五年后,陈皮因为临近中考被寄放到张日山家里。陈皮当时第一次来张日山家里时,只觉得干净整洁得不像个单身男士住的公寓。想想他在学校宿舍里住的那两年,顿时觉得以前住的那叫狗窝。张日山没照顾过孩子,尤其是15岁正值青春期的孩子。但是天生老妈子的属性让他照顾起陈皮很是得心应手,就当是弟弟一样的照顾,可是陈皮貌似不想做他弟弟,刚一住进来一开口就喊他“老婆”。他尝试过让陈皮改口,可陈皮倔得很,打死都不肯改口喊哥哥,张日山又没法狠下心拿不给他饭吃威胁他,只好让他这么喊下去。他总想着,陈皮还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喊吧喊吧就当开玩笑了。


可是陈皮在看到信封后的那种反应怎么看起来也不像是开玩笑啊,还扑上来强吻他,虽说也不是初吻了......不对重点不是这个!张日山推开陈皮,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陈皮大概是被他的表情刺激到了,自己默默起身回房间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说话。这下张日山脑子彻底不够用了,这是怎么了啊?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怎么委屈的人成了他啊。

屋漏偏逢连夜雨,领导的电话突然打过来通知加班,张日山只好匆匆起身穿好衣服对陈皮的房间喊一声“晚饭叫外卖不用等我了”就跑出门。陈皮坐在地板上靠在门上,听着屋外传来防盗门关上的声音,紧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好讨厌这种感觉,就像自己最喜欢的玩具被别人抢走了似的。陈皮将脑袋埋在胳膊里,他是才15岁,可他也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自从五年前那一次见面,那个家伙就跟在他心里长了根儿似的拔也拔不走。这一次也是他主动要求的要来张日山家里住,他偏要看看让自己忘不了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可是相处这三个月下来,陈皮对张日山的好感不减反增。这个男生,固执的金牛座,有点小洁癖,喜欢小动物,做饭很好吃,脾气很好从来不轻易发脾气,关键是,他有一双特别亮跟星星似的眼睛。陈皮特别喜欢逗他,逗得他气急败坏脸红红的,陈皮最喜欢看他这种样子,只属于他陈皮的样子。

唔,好想快点长大,快点长大就可以和他在一起了。


等张日山加完班回来已经是半夜十一点了,他看了一眼手表,突然发现桌子上有张字条,上面是陈皮的笔迹:帮你叫了份盖浇饭,在冰箱里,吃的话记得热一下。张日山打开冰箱,发现他不仅叫了份外卖还贴心地切了西瓜,用保鲜膜包好放在冰箱里。张日山不禁觉得心中一暖,以前自己加班时大半夜回来经常饿着肚子就直接睡了,根本没人关心自己有没有吃饭。

吃完饭洗好碗洗好澡,张日山望着陈皮紧闭的房门,叹了口气,准备就在沙发上睡一晚,卧室的门却突然开了。陈皮阴沉着脸走出来,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但是他身上那套小狗的睡衣却让他的气势瞬间弱了不少。张日山疑惑地看着他,陈皮坐到张日山身边,气氛很是尴尬。

最终还是张日山先认输了,他轻声问道:“小祖宗,你又怎么了?”每次陈皮不高兴了张日山都会这么喊他,基本一喊出口陈皮的气也消了,就会扑过来搂着张日山各种蹭蹭抱抱。陈皮扭过头瞪着他,憋了好久才憋出一句话:“为什么你总是把我当小孩子!”

你才15岁啊不是小孩子是什么,张日山默默将这句话咽回去,换了一个方式和陈皮交流:“那你希望我怎么办?”“我希望你可以喜欢我,不要跟别人在一起!”“可我们都是男生啊,而且...你才15岁......”

“张日山!”陈皮捧着张日山的脸和他对视,一字一顿地说:“我喜欢你!无关年龄和性别!你要是敢被别人抢走我就弄死那个人!”陈皮说话的时候身上那种小恶魔的气势也慢慢显现出来,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善茬儿,说他是头狼崽子一点也不为过,总有一天会长成头狼的。

“可是我......”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还是讨厌我!”

张日山被他质问得哑口无言,他只是将陈皮的手从自己脸上拿开,低下头不去看陈皮,不敢看陈皮那饱含炙热感情的眼睛。他挠挠耳朵,小声地说道:“陈皮,天不早了,睡觉去吧......今晚我睡书房......”说完他迅速起身往书房里走去,关上门靠在门上喘气。

怎么会......心怎么会跳的这么快......身上也好热......我不会着魔了吧......

张日山心想着。


——————————————TBC?——————————————————

相信我我对皮皮是真爱,可我更爱小副官啊!

评论(4)
热度(41)

© 特拉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