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所向,素履以往。

小祖宗【四副/年下/短】

妈的眉清目秀的小副官实在太好看舔舔舔QAQ掉进了四副坑里无法自拔QAQ

这篇算是架空现代文?小副官是老妈子设定【笑】,8岁年龄差似乎有点大,但是只有小孩子才能名正言顺地吃豆腐不是吗,再说了才不想让皮皮那么早睡到小副官呢哼╭(╯^╰)╮


—————————————————————————————————————

“陈皮!我的小祖宗哎!你能不能别折腾那只狗了!”张日山一回家就发现自家小祖宗正在和吴老狗家那只“三寸钉”打架,愣是打的狗毛纷飞,整个客厅都遭了秧。隔壁吴叔今天出门有事一天,就把三寸钉放在张日山家寄养一天,谁知这陈皮也不知是不是和三寸钉命里犯冲,从早上刚一见面就开始掐愣是掐到张日山下班回来。

张日山将一人一狗分开,三寸钉受了委屈似的一个劲儿往张日山怀里钻,还不停呜呜地叫。陈皮一看不乐意了,直接将三寸钉拎起来往旁边一扔,指着张日山冲三寸钉吼:“谁准你碰我老婆的!”张日山一个手刀劈到陈皮脑袋上,努力板起脸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训斥道:“陈皮,你再胡闹我立刻打电话给陈叔让他把你接走!”一听这话陈皮立马乖乖听话,凑上去搂着张日山脖子撒娇:“老婆你忍心我离开你吗?”张日山冷着脸将他拎到洗手间前丢进去关上门,没理他在里面各种打滚撒泼。

唉,头痛。张日山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开始认命地收拾客厅的一片狼藉。


“老婆我饿了。”洗完澡的陈皮刚出洗手间,就看到张日山整个人瘫在沙发上,三寸钉已经被送还回去了,估计吴叔以后都不想把狗送过来了。看着陈皮死皮赖脸地凑过来占便宜,张日山也懒得把他推开。这小祖宗是三个月前被送到他家来的,堂哥张启山说因为陈皮初三就不住校了家离学校又远这一年了就暂时借住在他家,反正他是一个人住顺带照顾下陈皮。陈皮这小子今年才15岁,正是好动的青春期,刚一住进他家就开始各种给他惹事,还张口闭口都是老婆老婆地喊,老婆你妹夫啊老子也是个带把儿的好嘛!

张日山家里就一张大床,本来张日山是觉得小孩子正在长身体的时候让他睡沙发不好准备把床让给陈皮睡,谁知道陈皮死活不干愣是要跟他挤在一起,没办法,张日山只好和陈皮睡一张床。陈皮晚上睡觉不老实,喜欢往他身上黏,张日山睡眠浅,经常半夜被他吵醒,望着陈皮只有在睡着时才安稳一会儿的样子,只好随他去了。

虽说陈皮小子生的一副好皮囊,脸长得挺好看的,就是嘴巴毒了点儿,但是......张日山无奈地扶额,他才十五岁啊,好有罪恶感。陈皮见张日山收拾东西累了,就开始翻他的公文包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吃的,却发现包里有一个信封。张日山一扭头看见陈皮正拿着信封看,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见陈皮慢慢抬起头望着他,摇了摇手上的信封问:“你有......女朋友了?”“没,没有......”张日山结巴起来,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回事。这封信是一个一直爱慕他的学妹写给他的,他对那个学妹也挺有好感的,正在考虑要不要答应就被陈皮发现了信。

“你喜欢她?”

“.....我......”

张日山发现他对陈皮的质问竟然没有反驳的勇气,毕竟......他是真的在考虑要不要交往。陈皮一看他不回应,更生气了,直接扑过来上手就掐他的脸,两只手往两边一扯,扯得张日山直叫疼。陈皮恶狠狠地威胁道:“张日山,除了我,你不准喜欢别人,否则我要你好看。”张日山好不容易从陈皮的魔爪下救回自己的脸,觉得这小祖宗今天吃错药了啊,上手这么狠。他一边摸自己脸一边小声嘀咕:“我喜欢谁关你什么事儿啊,你就15岁一小屁孩儿......”

陈皮一听更不乐意了,嘿你小子根本就没喜欢过我是吧。陈皮犯起狠来就跟一头小狼崽似的,他扑到张日山身上将他压倒在沙发上,捧着那张脸直接就亲了下去。张日山就感觉陈皮压了下来,随后嘴唇上就是牙齿的厮磨啃咬,这小祖宗真的就跟头狼崽子似的,亲人都是用咬的,咬的张日山都能闻到铁锈味了。

等到张日山实在喘不过气了,陈皮才缓缓抬起头,看着张日山满脸通红,眼泪汪汪的样子,满意地点点头,凑到张日山耳边说:“要不,咱俩现在就办吧?”

那一瞬间张日山脑子里闪过无数条弹幕一样的想法,最突出的一条就是:

陈皮我去你二大爷的你才十五岁天天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鬼东西啊!!!


——————————————TBC?——————————————————

宝宝不会开车【笑哭】后文有没有完全看我懒不懒了_(:з」∠)_

评论(12)
热度(51)

© 特拉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