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所向,素履以往。

沉浮·独处(番外)【原创小说的练笔ヾ(Ő∀Ő)ノ】

憋问我那两个坑的下半部分去哪了……我暂时懒得打╮( ̄▽ ̄")╭ 【憋揍我QAQ】这篇算是原创小说,姑且用来练练笔吧,设定是现代都市妖怪类(づ ̄3 ̄)づ另外一提,小唯泪的名字也是取自于这篇小说的人物设定哦(ฅ>ω<*ฅ)





现在已是立秋,但气温仍不见下降,闷热到屋里的空调不得不保持运作的状态。柳长青默默心疼了下这个月的电费,然后推开那个紧闭的房门,床上的人睡的很熟,丝毫没意识到现在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

家里难得清静了一回,唯泪拉着梓安和小若出去逛街了,还不忘拽上天鸩和童子义去当苦力,而他以身体不适为理由拒绝了,所以现在家中只剩他与唯烨两人。

唯烨侧躺在床上,右手臂放在被子外,上面的白纱布看起来很显眼。他的身体随着呼吸轻轻颤抖着,闭着双眼,黑色的碎发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但仍然可以瞧见那清秀的五官。妖怪都长得这么好看吗?想想童子义那张几乎和女人无异的脸,在心里肯定了这个想法。

自从跟他从汉朝回来后,唯烨几乎嗜睡如命,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紧闭着房门睡觉,而且一被吵醒就会起床气大爆发,但是唯泪和他却是个例外。

唯烨脖子上的那个锁妖环,柳长青知道是冥落的本体,说句实话,他看冥落这家伙很不爽,不可一世的态度,除了唯烨谁都不放在眼里。

房间里很寂静,除了两个人沉稳的呼吸,和唯烨一些低声的呓语。

“娘亲……”柳长青走到床边,看着唯烨小声地喊着,替他理了理刘海,又帮他掖好被子,最后轻轻关上了门。

电视里大多是些无聊的节目或者偶像剧,柳长青很快便耗光了耐心,他随手拿起自己的手机,翻看着相册里的照片。大部分是梓安和唯泪的自拍照,偶尔多几张认真工作的童子义或者懒懒散散的天鸩,而竹唯烨的照片却一张都没有。

“看什么呢?”冷不丁的,唯烨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不知何时他凑到了柳长青的身边,柳长青被吓得不轻,手机差点滑到地上,问了句:“你醒了?”

“嗯,我睡了多久?”唯烨揉揉眼睛,语气中满满的慵懒,就像一只刚睡醒没多久浑身散发着诱惑的猫。柳长青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回答道:“有十几个小时了吧,你也真能睡,你到底是兔子还是猪啊?”唯烨懒得回他话,自己走进厨房,拉开冰箱门,扫视了一下然后一脸无奈地说:“没吃的了……”

还不是你和唯泪天天赖在这儿,你们又不是无家可归。柳长青在心里没好气地吐槽。“如果你不喜欢,我可以搬出去,”唯烨拆了袋还未过期的牛奶,“不过我打赌唯泪不会和我一起。”

看着唯烨在一旁调着遥控器,柳长青知道自己的心思又被他读的一清二楚,急忙急忙解释:“我……我没那个意思……”唯烨没理他,一口气喝完牛奶,将袋子扔进垃圾桶,自己回了房间,出来时已经换上了一套休闲服,他头也不回地走向门口,然后开始换鞋。

这家伙不会真想走吧?柳长青急了,急忙跑过去,拽住唯烨的胳膊问:“你去哪儿?”唯烨抬眼望着柳长青焦急的面孔,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你笨蛋啊?我下楼去买食物啊。”柳长青这才明白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他别过头以掩饰自己的尴尬,别扭地说:“我陪你一起吧。”



楼下超市里。

唯烨站在速食冰柜前,打量着冰柜里的东西,最终拿了一盒冰冻的牛肉。柳长青提着购物篮走过来,疑惑地问道:“你们兔子不是喜欢吃蔬菜吗?”

唯烨白了他一眼,又拿了两盒速冻馄饨和一盒元宵,扔进购物篮,自己又自顾自地晃悠到了零食区。挑了几样唯泪爱吃的东西,唯烨就准备去付款了,却看到旁边有几个收银小妹指着自己和长青窃窃私语,时不时还偷笑几声。

柳长青原本将目光放在了货架上的奥利奥上的,唯烨却拽拽他的衣角,微微踮起脚尖凑到他的耳边说:“真有趣,那几个人类女孩竟认为我俩是恋人,真是不可理喻的思维方式。”说完这句话,唯烨便走向了收银台结账,那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只有柳长青感觉心底空落落的,仿佛遗失了什么。

走出超市,已经是下午五点了,夕阳的颜色是血一般的红,唯烨微微眯起好看的眼睛,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这时,唯烨的手机响了,他滑了几下屏幕,那边传来唯泪元气十足的声音:“尼桑我们今晚就在外面解决晚餐咯,你们不用等我们了。”然后就特干净利落地挂断了电话,留下一串嘟嘟声。

“走吧,”唯烨收好手机,回头对柳长青说,“我饿了。”

晚餐简单地解决后,柳长青洗完碗,解下围裙脱掉手套,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唯烨则靠在柳长青身边的枕头上,眼睛半睁半闭,说不清是在睡觉还是在看电视。

过了好一会儿,柳长青听到身边传来均匀平稳的呼吸声,便知道唯烨又睡着了。扭头一看,唯烨的脑袋偏向一旁,头发覆在侧脸上,睡颜倒是格外的乖巧。柳长青沉默地盯着他看了会儿,然后拿起手机拍了张照片,“咔嚓”一声,唯烨的睡颜便被定格住了。

想了想,柳长青还是认命地抱起唯烨,朝唯烨的卧室走去。唯烨虽然是个成人的身高,体重却出乎意料的轻,除了锻炼出来的肌肉,他身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赘肉。柳长青将唯烨小心放到床上,替他盖好被子,准备走出房间时又听到唯烨在梦呓。他耸耸肩,估计又是“娘亲”之类的吧,然后带上了房门。

房间陷入一片黑暗,一个人影逐渐在黑暗中成型,他慢慢走到床边蹲下身来,用手指轻轻触摸着唯烨的脸颊,似乎有点不甘心地抱怨:“他有那么好吗?为什么睡着了都在念他的名字……”那语气就像一个没长大的小孩在撒娇。不过他的唇角很快便露出一个笑容,他凑上去在唯烨闭着的双眼上印下一个吻,笑起来两颗雪白的犬牙亮晶晶的:“不过没关系,小兔子你是属于冥落我的,我不会让任何人抢走你。”

唯烨却对这一切浑然不知,只是仍在轻声喊着一个人的名字。

“长青……”


END.












评论

© 特拉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