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皆苦,而我,黄桃味哒。

衍生们的死蠢傻白甜日常o(≧v≦)o【番外一】

我真的有种不把陈均平和林皓放出来对不起你们的感觉_(:з」∠)_这绝对是最后一篇了相信我QAQ剩下的番外想看就去买本子咯,虽然我还没写╮(╯▽╰)╭

—————————窝系又和大家见面了的分割线君————————

番外一、屠苏生病了

屠苏生病了,不是很严重,就是感冒发烧而已,但这已经足够让陵越为他担心的了。陵越一边递水给屠苏一边嗔怪地说:“都让你别那么拼命练功了,不知道休息吗?”

“师兄,对不起……”屠苏半躺在床上,一口气喝完白开水,脸还是通红,声音也闷闷的。昨天师兄外出,他在雨里练了一天的剑,结果昨晚回来就感冒发烧了,差点把迈克气死,个死木头脸就是不知道心疼自己的身体,但还是认命地去给屠苏熬姜汤。

“三十九度二,不行,还是没退啊。”简溪看了一眼温度计上的示数,也皱起了眉头,都烧了一个晚上了,再这样下去非烧成白痴不可。Bill也坐在床边担忧地询问道:“屠苏,感觉怎么样?”大概为自己惊动了全家人而感到愧疚,屠苏摇了摇头,可是还是咳嗽了几声,感到全身更加无力了。

姜希宇小心地伸出手去摸屠苏的额头,然后又缩了回来,皱着眉头看着屠苏说了一句:“屠苏,好烫。”屠苏努力扯出一个微笑想让希宇安心,拼尽全身力气伸手摸摸希宇的头顶。希宇懵懵地看着他,然后也学着他露出一个笑容。阿霆在一边站着看,有种自家小孩不爱自己的感觉。

就连一向和屠苏合不来的宁致远此时也安静了不少,撅着嘴抱怨:“屠苏你怎么生病了啊?”“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啊,只有笨蛋才不会生病。”安逸尘按照以往的惯例必定会打击宁致远,结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屠苏生病心情不好的缘故,宁致远倒是出乎意料地没有炸毛,只是一直看着屠苏,眼神中满是心疼。再怎么说也是弟弟啊,就算平时再怎么闹腾关键时刻也会担心的吧,安逸尘一边想一边拍拍宁致远的肩膀。

Ben将药端进来递给陵越,陵越就坐在屠苏身边喂着屠苏喝药。房间只有那么大,再多人也是有点挤了,所以大家看过屠苏后就退出去了。只有三六和陵越还留在里面,崔略商看了眼担忧的三六,觉得还是让他留下比较好,自己回到客厅去了。屠苏喝完了药,三六从口袋里掏出一颗松子糖递过去,那是略商给他买的,他想着屠苏喝完药吃点糖应该就不会苦了吧。

这时候,项允超领着林皓回来了。林皓是一个医生,以前也算这个家庭的一员,不过后来就自己和陈均平出去住了,偶尔也会回来看看,毕竟这里永远都是他的家。“林皓哥。”迈克兴奋了起来,自从他离开这个家后自己最思念的就是林皓哥了,哦对了,还有均平哥。

林皓没来得及打招呼直接就去了屠苏的房间,看到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屠苏一下子就心疼了,快步走到屠苏身边责怪地说道:“怎么那么不小心?”屠苏抬眼一看是林皓,小声地喊了一句“林皓哥”,自己小时候和师兄练剑经常受伤,都是林皓哥照顾自己给自己上药的。在这个家中,林皓哥就是御用医生一样的存在。后来因为均平哥的工作需要两个人搬到了外面住,但是他们还是很想念这两个人的。

给屠苏量过了体温,林皓从包里掏出一盒药递给陵越并嘱咐他再出去买哪几种药,陵越点头答应后就出去了。林皓坐在屠苏身边不说话,屠苏觉得他应该是生气了,张了张嘴想开口结果被林皓抢了先:“你知道吗,我很想你们……我和均平都很想你们……”

说起来这两人离开家也有几年了,这几年陈均平成为了一名著名的设计师经理人,而林皓也是医院里赫赫有名的医生,两人都很忙一年也很少回来几次。也就只有在外面工作的允超和阿霆能经常见到他俩。

“不回来吗?”屠苏望着林皓的眼睛,问道。

“再等一段时间吧,我会回来的。”林皓微笑着伸手帮屠苏掖好被子,然后拿着床头柜上空着的玻璃杯出去了。结果刚一到客厅就看到被众人围住的陈均平,不禁失声笑了起来,走到陈均平身边说:“我俩还真是有默契啊,我好像没告诉你我会回来吧?”“允超也给我打电话了,正好回来看看。”陈均平也笑了,摇了摇手中的手机。

“好了大家难得一聚,说起来是不是要感谢屠苏啊?”宁致远搂住林皓的脖子亲昵地靠过去,半开玩笑地说道。

“哦对了,不是说小迈克找到对象了吗?在哪啊?”陈均平想起了允超和自己说的话,开始将目标转向站在身后的迈克。“哥你能不能少八卦啊。”迈克也从背后搂住陈均平,一副不满的样子。

屠苏也撑着走到门口,看着大家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第一次觉得自己生病有了好处。陵越不知何时回来了,站在他身边,问道:“开心吗?”

“恩,开心,我喜欢大家在一起。”屠苏笑得很天真,他的要求不高,只要家人永远都在自己身边就好。“我也喜欢。”陵越搂过屠苏,看着那一群人,说道。

这才是最简单的幸福,不是吗。

【番外一】END.


没错只有一没有二╮(╯▽╰)╭


评论(5)
热度(27)

© 特拉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