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皆苦,而我,黄桃味哒。

衍生们的死蠢傻白甜日常o(≧v≦)o

怎么办虽然让羊羊羊出场了但还是不想让小迈克脱单啊QAQ要不然虐虐小迈克?相信我我是真爱饭哒╮(╯▽╰)╭另外今天峰峰被黑粉踢了好难过QAQ

——————————依旧短很多的分割线君——————————
“你叫迈克啊,我叫陈立扬,大家喜欢喊我羊羊羊。”

“这家店?这家店是我一个学姐的,学姐去日本留学了。”

“认识你很高兴,我马上也要去美国了,为我开心吧。”

迈克撑着下巴坐在桌子前发呆,那个陈立扬貌似性格很开朗的样子,对谁都那么热情,就算是个认识不到十分钟的陌生人他也能和你说上半天。

迈克觉得自己多半是疯了,竟然对一个才认识的人念念不忘。他起身走出卧室,看到大家很难得地和谐地吃着蛋糕,尤其是Bill和安逸尘这两个惯犯竟然没有打起来。

“晚上想吃什么?”迈克走到简溪身边,抱着胳膊问着大家。

宁致远抬起头,嘴角边满是巧克力奶油,他咽下嘴里的蛋糕,两眼发亮地对迈克说:“那家的蛋糕好好吃,迈克我们明天还去吧。”

一下子又想起陈立扬那张阳光的笑脸,迈克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直接在简溪身边坐了下来歪着脑袋问:“今天不是买了很多吗?”

“可是……”宁致远扁扁嘴,看着其他人,“都被他们抢光了啊。”安逸尘将自己的那份巧克力慕斯推到宁致远眼前,算是为自己早上的言行道歉,宁致远望了望他,又望了望安逸尘面前的蛋糕,立刻又像个小孩子一样地笑了起来,也不管嘴巴上的奶油有没有擦干净就扑上去抱住了安逸尘,安逸尘无可奈何地看着自己衬衫上蹭到的巧克力,宠溺地伸手擦擦宁致远的嘴角。

果然是小孩子心性啊。迈克摇了摇头,感叹了一句。

简溪吃完蛋糕去厨房里倒红茶,Bill也凑过去靠在简溪肩膀上蹭着他的脸,小声地说着什么,然后简溪的耳根就红了。

希宇嘴巴里也塞满了蛋糕,腮帮子鼓鼓的像个小仓鼠,当然也不忘对阿霆说:“阿霆,好甜。”我们的阿霆老大真的觉得心里是遍地开小花啊,就算工作再累都没关系,只要一回家就能看到小天使一样的希宇就行。

屠苏在自己吃蛋糕的同时还一口一口地喂陵越吃,看到师兄吞下去的时候眨巴着眼睛问:“师兄,好吃吗?”有这样的师弟这辈子真的别无他求了啊,陵越在心中真的有想哭的冲动,明面上还是笑得见牙不见眼地回答:“屠苏喂的都甜。”其实你最甜,陵越看着屠苏自己嚼着巧克力,在心中下定论。

三六端端正正地坐在桌子边,然后略商很体贴地用勺子喂给三六吃,三六舔舔嘴唇边的奶油抬头看着略商问:“略商不吃吗?”略商没停下手中投喂的动作,眼睛里盛满了对三六的宠溺和喜欢。

即使是休息日,项允超还是处于忙碌的工作中,Ben呢就充当他“饲养员”了喂他吃提拉米苏,心疼地望着允超一刻不停歇地工作着,真的好像一只护主的小狼狗。

都是和以往没什么两样的日常,可不知为什么今天的迈克就是感觉有些不自在。自己是想谈恋爱了吗,他自己都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因为伴随着这个念头一起蹦出来的是陈立扬的脸。

他们俩说的话加在一起也不超过二十句,迈克对他了解也仅仅停留在他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替学姐接管了这家店,过一段时间就要去美国。 为什么,现在自己心心念念的都是这个人。

一见钟情,也太扯了吧?迈克刚想去厨房,就被门铃声打断了思绪,他踢踏着拖鞋去开门,结果去看到站在门口的陈立扬。

“咦?你也住这里啊,”陈立扬显得很惊喜,“那么,简溪学长在吗?”

“羊羊羊,你来了啊,”简溪走到门口看着陈立扬,“进来吧,我把东西拿给你。”

“不不不,不用了,我在这里等就好。”陈立扬赶紧摇头,然后又露出了他的招牌微笑。

迈克站在门口,看着正在和简溪说话的陈立扬,内心不知道是什么情感。复杂的,夹杂着欣喜,这是喜欢吗?

怎么办,看起来最不靠谱的一见钟情真的就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迈克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

TBC.

真的不想让小迈克脱单啊【打滚】我每一章每一对都在撒糖我快被自己齁死了QAQ说起来你们很期待陈均平和林皓咩?我考虑把他俩拉出来了(○` 3′○)
你们最喜欢哪对西皮啊?就我而言的话最喜欢小狼狗和小老板了,觉得Ben真的像小狗狗一样可爱呢= ̄ω ̄=






评论(12)
热度(23)

© 特拉雍。 | Powered by LOFTER